戒〆

终有一天我的生命将抵达终点 而你将加冕为王

终于到了,人生第一个凯千本子(ಥ_ಥ)好感动

一年前 男孩收到了自己母亲的病危通知书  一年后的今天 男孩收到了自己的病危通知书
25天......他只剩25天......
十八岁成人那天男孩对他说:“我今天成人了 我要你送我一个特别的礼物”他笑着说好 于是那天晚上他把自己送给了男孩
二十五岁那年他爸突然让他去美国念书 离开那天男孩紧紧抓着他的手 深怕一松手他就不见了 他吻了男孩的额头 柔声说道:“等我 回来后我一定给你一个交待”“好。我等你”
男孩这一等就是十年.....
男孩走了 走的很平静很安详 仿佛一切都未曾来过 只是男孩不知道在这个世上曾有一个人为了能与他见面一次次的偷偷逃出来 却又一次次的被抓回去 而那个人现在手里正拿着他们离别前的合照 说道:
“等我”

误会5^(oo)^

5☆眼镜  

午休时, 太一阿和靠在桌旁聊天,聊着聊着太一身子一歪,连美美一起压在桌上。

  

阿和怒目而视:"和你说过一千次要记得带——"  

"可是……戴上那个会很不舒服," 太一哀怨地打断,"没有真实感,做什么都好虚幻……"  

"我管你那么多!不愿意的话就闪远点!"  

"阿和,你也太狠心了……戴上了我真的会很难受啊."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奋力推开胸腔上的压迫;一抬头才见同学们已在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人呢?怎么了?  

眼前危机重重,阿和暂时分心无力.  

"总之,你近视了就去戴眼镜!不要到处乱撞!!"

误会4(☆_☆)

4☆悲剧  

早上, 太一走向阿和,诚恳道歉:  

"阿和,对不起,昨天……我让你哭了……"  

"才,才没有!" 阿和立刻满脸通红,压低声音警告," 太一你不要乱说!"  

"但看到你流泪,我非常很难过.说起来都是我的错,不该为自己享受就让你那么痛……"  

"都说了我没有!"  

"下次我会准备好一点……所以阿和你不要讨厌我,拒绝我……"  

"少啰嗦!快上课了!"  

"啊,不用在意那个.没听见老师刚刚过来宣布自习吗?继续说电影的事情吧,我不会再带你去看悲剧,让你心痛了,真的."  

误会3Σ( Д )

3☆地铁  

"阿和……我想要."  

地铁上太一突然开口.  

"不行."斩钉截铁,附带瞪一眼.  

"只有一次……阿和,我忍不住了."  

"这里是公共场合!你没自觉性,起码该有点道德心!"  

"不能忍就是不能忍,只有一次,阿和,你就答应吧."  

"和次数无关,你这不良学生!"  

"既然如此所以就多来几次~~"  

太一慢慢把重量压过来, 阿和实在忍无可忍:"这种地方你想怎样啊!那么多乘客——"  

正说着,才发现早已四下无人.  

"其他人在上一站走光了.阿和,可以把香烟给我了吧?"  

"不想戒烟就别拜托我保管,笨蛋!"  

误会2(o´ω`o)ノ 

2☆午餐  

午休时间, 太一自然而然靠在阿和身边.  

"阿和,不是这样;怎么说呢……这终究不是香蕉,要用到牙齿和口腔内部."  

"……你这个太大了,根本没办法放进嘴里去啊."  

"嗯,这是个问题.不过,小的话你能尽兴吗?阿和,用牙齿从边缘开始轻轻咬,用力吸,让液体出来,再咽下去."  

"不用解说到这地步吧!关键是好硬,而且太大了."  

"慢慢来,习惯了就好.对对,就是这样.你看,都从嘴角流出来了,真是……里面还有呢,不要心急."  

"还……有?这么多?"  

"唔,无论如何,也要满足你啊……"  

众人(一脸黑线):求求你们…………吃个甘蔗不要这样吧…………  

误会>^<

1☆止痛  

"阿和,说起来……"  

放学后大家一起回家,太一凝望着阿和,若有所思:  

"上次'那个'还好用吗?"  

阿和眉心一紧:  

"难用死了!简直一点作用也没有!我不喜欢那种气味的东西!而且放进去的以后更难受!根本不像你说的那样不会痛!" 太一连忙把阿和拦进怀中,宽慰地拍拍他的后背: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下回换柠檬的……"  

"不是这个问题!"  

继续走了一段,阿和发现大家并没有跟上来,回过头才发现众人口吐白沫倒了满地,不解中已经被太一拉出老远.  

"他们这是怎么了……"  

"不用管那么多,阿和,你的蛀牙还是找医生吧,毕竟止痛片含片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恍惚(番外2)

[番外2.空视角.]

天旋地转.

感觉到自己在空中翻转了几个圈,然后重重地坠落.

呵,竟然还有知觉啊.

试图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可脑内一阵眩晕——

嗯,大概是太一想给和挑生日礼物,然后我陪他一起出来.

在一个车流繁多的十字路口.太一没有注意一辆车正快速驶来.

然后呢?

好像就是我猛地把太一往旁边一推.艰难地扭扭头,发现他瘫软在斑马线上,似乎没有受伤.

那就好.

唔…腿好痛…

为什么要这么做…

果然,是因为愧疚么…

明明知道太一是那么喜欢阿和却还是不死心,明明陪在阿和身边的有且只有太一,

武之内空,还是顽固地利用着太一迟钝的神经与阿和的羞赧,伤害着别人,也伤害着自己.

太一啊太一,你的反射弧还真长.

阿和他,只肯把自己卸下冷漠伪装后的一面完完整整地暴露在你面前.

也只有你能看见他的脸红,他的无理取闹.

那些让我万分嫉妒的细节,你却没有发现.

很多个不眠的夜我一遍遍诘问自己,如果当初自己告诉了太一其实阿和是喜欢你的,那么事情会变成怎样.

至少…会比现在好吧…

对不起太一…我所能弥补的,也只是代你受一次撞了…

我可能要先去找阿和了哦…

对了太一,有没有人告诉过你,

阿和出车祸前,其实是要去拿他订做的一对分别刻着你们名字的银饰…

恍惚(番外1)

[番外1.岳视角]

眼前表情严肃的医生缓缓张开嘴,宣布太一的诊断结果.

精神病.

然后我身边的小光泪水突然决堤,猛的向我身上一倒.

掌心冰凉.

我轻轻拍拍她的背.

情人节那天,太一向哥哥表白了.

当时哥哥又脸红了.

同样是那天,哥哥出了车祸.

太一一直深深地自责.如果不是自己的一时冲动,哥哥就不会情绪如此不稳定以至于没有看见迎面而来的一辆货车.他还说他早就应该想到哥哥不会接受自己无理而任性的要求.

然后我们看着他在回忆与现实的反差和对哥哥疯狂的想念中越陷越深.一向比大辅还要没心没肺的他终于一步步走向了崩溃.

眼前医生的表情和宣判哥哥抢救无效的医生表情逐渐重合.

那天首先赶到现场的是我和小光.记得那时哥哥躺在地上,白衬衫被深红色液体浸润,触目惊心.

我看着哥哥被抬上救护车,推进手术室.

我看着一向沉着的阿丈眼底渗出水光.他摘下手术手套,摇了摇头.

我看着憔悴的太一跪在手术室门前,面容憔悴,怎么劝也不起.

整夜.

葬礼那天,太一消失了.他只是写了一封信交给小光,让她烧掉.

火焰一点点吞噬着信纸,青烟袅袅.

信纸和字迹都是哥哥最爱的深蓝.

小光说,太一已经彻底沦陷在臆想中了,无法自拔.

他逼迫自己相信哥哥只是去法国还没有回来,同时逼出的精神病也让他忘记了哥哥离世的现实.

医生叮嘱我们如果太一因受到刺激而清醒过来,而突然发现一切只是虚构的,后果无法设想.

看来未来一段时间得好好照顾他了呢.

为了小光,也为了哥哥.